辽宁11选5开奖奖金分配
  收藏本站  |  設為首頁  
首 頁     烏檢要聞     本院動態     基層動態     信息公開     檢察文化     黨的建設     烏檢視頻
當前位置:首頁>>檢察文化
兒子偷家里16萬元玩游戲,媽媽請以盜竊罪追責,家賊是賊嗎?
時間:2019-04-16  作者:  新聞來源:  【字號: | |

俗話說,日防夜防,家賊難防,讓人疑惑的是,家賊是賊嗎?

 

據“荔枝網”報道,江蘇淮安一名兒子因癡迷游戲,盜走母親銀行卡里的16萬元,母親不姑息養奸,堅持要求公安以盜竊罪立案,20193月兒子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。

 

子女盜竊父母的財物會被判刑嗎?

 

現實中還真有判刑的案例,例如,據2018628日《楚天都市報》報道,湖北武漢就有一名女兒因沉迷賭博,撬走父親抽屜里的現金1.2萬元,后被父親扭送至派出所,因父親強烈要求法辦,最終,法院以盜竊罪判處拘役5個月,并處罰金3千元。

 

檢索“中國裁判文書網”,家賊被判刑的案例還有很多。


有兒子伙同外人共同坑爹的。河南范縣有3名男子,多次結伙到自己家中盜竊現金、稻子、麥子,合計價值1.8萬余元,于20095月被法院以盜竊罪判刑,1人有期徒刑3年,2人有期徒刑16個月,均并處罰金5千元。

 

有外甥盜竊舅舅的。甘肅景泰縣張某某盜竊舅舅王某某價值4.8萬余元的皮卡車,景泰縣法院于20115月一審以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36個月,并處罰金2千元,基于親舅舅的多次求情,白銀市中級法院于20117月二審改判有期徒刑3年,緩刑3年,并處罰金2千元。

 

有侄孫盜竊叔輩爺爺的。陜西府谷縣一名男子因債主逼債,入戶盜走叔輩爺爺家中現金5.3萬元,因雙方系親侄孫關系,男子從小與叔輩爺爺感情較好,府谷縣法院于20089月以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,并處罰金2萬元。因系法定刑以下判刑案件,經逐級層報榆林市中級法院、陜西省高級法院復核同意后報請最高法院核準,最高法院認為,原判在法定刑以下判處的刑罰量刑仍屬過重,故撤銷原判、發回重審。府谷縣法院經重審,最終判決免予刑事處罰。

 

這么多真實案例都說明了,在法律的定性上,家賊是賊,也可以盜竊罪追責。特別需要注意的是,子女一旦成年,能夠獨立生活了,在法律上也需要與家庭“斷奶”了,爺爺奶奶、叔叔阿姨的財產不好隨便偷拿,即使是親爹親娘的財產也不好隨便偷拿。

 

可是,家賊畢竟還有“家庭內部矛盾”的成份,關涉到親情倫理問題,一律以盜竊罪追責,即使合法似乎也不盡合理。對于家賊的定罪量刑問題,司法解釋作出了相對明確的規定。

 

1998年最高法院《關于審理盜竊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規定:偷拿自己家的財物或者近親屬的財物,一般可不按犯罪處理;對確有追究刑事責任必要的,處罰時也應與在社會上作案的有所區別。

 

2013年最高法院、最高檢察院《關于辦理盜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繼續完善了這一做法,規定:偷拿家庭成員或者近親屬的財物,獲得諒解的,一般可不認為是犯罪;追究刑事責任的,應當酌情從寬。

 

總的來說,對于家賊一般是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的,即使要追究刑事責任,那也要比社會上的盜竊罪處罰得輕。什么時候要追究刑事責任呢?舊解釋比較含糊,“確有追究刑事責任必要”的情形和決定主體均未予明確。新解釋則明確了“一般可不認為是犯罪”的前提條件是“獲得諒解”,即將是否追責的決定權交給了被害人,如果被害人堅持不諒解的,則應當追究刑事責任。

 

顯而易見,新解釋讓家賊的處理更加人性化,更加尊重當事人的意愿,更有利于親情倫理的維護。但仔細比較上述案例,我們還會發現一個比較奇怪的現象:盜竊近親屬的好像比盜竊遠親屬的判刑還要重,這是為什么呢?

 

對于盜竊近親屬財物的,所謂“虎毒不食子”,絕大多數父母是不忍心把子女送進監獄的,即使子女盜竊的數額較大,他們往往都會原諒并請求不予追究刑責。相反,如果父母真能狠下心來,堅決要求追究,那只能說明子女讓他們失望透頂,自己已經管不了,只能讓政府來管管,這也是一種迫不得已的做法。在此情況下,法院即使會酌情從寬,一般也以判處實刑的居多。

 

按照上述司法解釋的規定,家賊的范圍只是家庭成員或者近親屬,而刑事上的近親屬僅包括夫、妻、父、母、子、女、同胞兄弟姊妹。對于盜竊遠親屬財物的,例如上述案例之中的舅舅、叔輩爺爺等等,如果嚴格依照司法解釋,將無法獲得酌情從寬,然而遠親屬常常會主動諒解,并強烈要求不追求刑責,司法機關如果不考慮這些親情倫理的因素,很容易陷入機械司法的泥潭。于是,司法機關很多時候會突破司法解釋的束縛,比照近親屬的標準,給予遠親屬同等待遇。如果案情類似,遠親屬多了被害人的諒解,反而能夠獲得更大的從寬幅度。

 

實際上,在我國的司法文化之中,對家賊從寬也是一種傳統。例如,《中國法律與中國社會》一書就寫道:“親屬間的盜竊罪不同于凡人相盜,罪名是與親等成反例的,關系愈親則罪刑愈輕,關系愈疏則罪刑愈重。”

 

再回到江蘇淮安這個案子,我們不禁要問,最終會如何處理?在公安已經刑事立案、兒子已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的情況下,如果母親仍堅決不肯諒解,兒子無疑會被以盜竊罪判刑。母親如此狠心,實在是恨鐵不成鋼,此時如果放任不管,將來會不會害人害己?類似鄭州空姐被害案之中的兇手劉某某等并不鮮見,最終不僅犯下了彌天大罪,反而還會“累及爹娘”!因此,對于這位用心良苦的母親我們應該表示理解和尊重,親手將兒子送進監獄也是一種偉大的母愛。

 

當然,案件不是沒有更好的處理方式,但這完全取決于這位兒子,假如兒子能夠幡然悔悟、重新做人,以自己的決心和行動重新獲得父母的信任和諒解,母親自然會給予其改過自新的機會,依法請求司法機關不作為犯罪處理,這當然是最理想的結局了。

 

首發于2019年4月12日《法律讀庫》,標題為“兒偷16萬,母大義滅親報警!家賊是賊嗎”

來源:正義網

  通知公告
·烏海市人民檢察院2019年預算公開
·烏海市人民檢察院2018年決算報告
·烏海市人民檢察院2018部門預...
·烏海市人民檢察院2016部門預...
法律法規
  專題專欄
規范司法行為專項整治工作
12345
  友情鏈接
 

版權所有:烏海市人民檢察院
地址:內蒙古自治區烏海市濱河新區創業路

技術支持:正義網    ICP備案號:10217144-1號

蒙公網安備 15030202000031號

辽宁11选5开奖奖金分配